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换 妻 ---第一次体验
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
--> 本頁主題: 换 妻 ---第一次体验
xianjianlin


級別: 聖騎士 ( 11 )
發帖: 6823
威望: 944 點
金錢: 371 USD
貢獻: 812 點
註冊: 2011-06-06


换 妻 ---第一次体验



  我已经是第三天没有见到自己的爱妻了,在这个慵懒的早晨,一缕阳光从窗
台直射进来,洒在我和另外一个陌生女人的身上。这个看起来十分乖巧的年轻女
人此时正趴在我身上,樱桃小口里含着我的肉棒,不断地舔弄吮吸,略带羞红的
脸颊不时贴到我的大腿上,好滑啊。

  这个女人从外貌来看也属于美人行列,小巧的五官,一张瓜子脸,瘦削的身
体却托着一对硕大的白嫩乳房。此时她的上半身紧贴着我的大腿,柔软温暖的感
觉一起袭来,一对纤白的玉足不断磨搓着我的小腿,真是太舒服了啊。

  这个女人自称叫做小悦,我与她的相遇还要从三天前的那个晚上说起。

  小莜,这是那天晚上,我的爱妻所用之名。那个让人释放欲望之火的晚上,
我携手爱妻小莜,一起参加了一个大型换妻派对。对,一个换妻派对,对我们这
样年轻的夫妇来说是一个十分超前十分大胆而且风险极高的地方,不知道会遇到
什么样的人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但小莜很坚定地跟我说:「老公,我们去体
验一下吧,我觉得好刺激哦。」她用眼神说服了我,尽管我跟她的婚礼才刚过去
一个月的时间。

  我一直在想,难道以妻子的身份去跟别的男人上床,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强的
刺激吗?

  也许是,也许不是,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小莜公开坦白跟我谈这些,
她很在乎我的感受,也相信我会理解她。

  那天晚上我们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三人组合,一般来说换妻派对里面都是双双
成对的。这对组合就是小悦与她的老公阿宇,还有她的哥哥远宏,当然我不知道
这些是否都是真名,我们只是为生理需求而走到一起,临时的玩伴而已。

  小悦一行人看到我和小莜时显然产生了「就是她」的反应,阿宇甚至当场说
出了「哇,好漂亮啊!

  「这样招致小悦瞪眼的话来。很快,阿宇和远宏两个人就缠着小莜不放,小
悦则十分羞涩地贴近我,双方都颇有好感。当然,对于我们这种喜欢刺激的年轻
夫妇来说,能跟这样的特殊组合交换妻子,也算是非常值得一试的体验吧。当晚,
我就跟阿宇互换了妻子,小莜跟他们回家,小悦则留下来跟了我。

  当晚,我就抱着活泼可爱兼性感迷人的小悦度过了相当值得回忆的一夜,但
无论多刺激的回忆,都不及小悦告诉我的真相之震撼性的万分之一。

  阿宇与远宏两人经常一起跟小悦发生性关系,一方是丈夫,一方是哥哥,这
个畸恋的关系我早已知道,小莜也明白,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,对我们来说。
但小悦在我满头大汗地发射三次之后,用非常调皮的口吻告诉了我一个真相。

  小悦一对大胸贴着我的胸膛,两粒硬邦邦的粉红小乳头时刻先我证明着它们
的存在,她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亲了又亲。「诶,你知不知道,小莜妹妹今晚可
能不太容易过哦。」「你就别担心小莜了,她可比你想象中要开放得多,两个人
也是毫无问题的,嘿嘿。」我满不在乎地回应小悦,曾经捏了她的屁股一把,别
人老婆身体的触感果真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啊。

  小悦笑了,笑得很开心,笑得有点奇怪,难道我误会了什么?

  「诶,告诉你啊,我老公和我哥,爱好可都不一般,我还真替小莜妹妹担忧
呢,你啊,小心咯。」小悦俏皮地把我的头按到她的乳房上,温暖的乳香包围着
我。然而此时,我也被问得一愣一愣的,我回问:「你是指什么样的爱好?」「
嗯,我老公跟我哥都是最喜欢虐待女人的了,不过啊,平日里他们也不敢对我太
狠。毕竟我是他们的人,要是不好好爱惜,可能很快就没得玩了。但小莜妹妹可
不一样,她可是一~ 次~ 性……用~ 品~ 呢!」小悦故意把声音拖得很长,好让
我觉得自己的妻子就要被玩坏了似的。

  被她这么一说,我还真紧张起来,小莜不会出什么事吧,毕竟我们是第一次
玩这种换妻游戏啊。对于我的担忧神色,小悦扑哧一声笑了,赶紧安慰我说她老
公和哥哥都不是残酷无情的人,如果小莜不同意就不会乱来什么的。

  就在这时,小悦的手机响了,她一把抄起手机,蹦蹦跳跳到客厅去听电话。
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,要是小莜真的出了什么事,我该怎么办才好,她不
会怪我吧。不,我现在是不是该去找找她?

  小悦的电话打了挺久的,等她回来的时候,我已经焦急得开始在房间里踱步
了。可爱的小悦整个人扑过来把我按倒在床上,湿润的小穴相当顺溜的吞下我的
肉棒。「嘻嘻,哈哈,小莜妹妹好厉害啊!真是看不出来耶!」「怎么了,怎么
了?」我大力摇晃小悦的身体,蜜穴对于阳具的温热感似乎也让我忽略了。小悦
则是笑个没停,她用一根手指按住我的嘴,小声说「你听我慢慢说啊。」在我点
点头之后,小悦才不缓不急地说起来。原来,小莜跟着阿宇他们回去之后,一切
都进行得非常顺利。观念十分开发的小莜爽快地答应了两人一起上的要求,阿宇
和远宏两人一前一后玩弄她的小口和蜜穴,并且都像我一样把精液留在了小莜体
内。

  这些不是重点,小莜就跟我印象中那个开放的妻子一样,很享受地接纳了两
根陌生的肉棒。在愉快地进行第一次交流之后,阿宇向小莜提出了能不能玩一点
SM游戏的要求,本着试探一下的想法,阿宇也没有提出太过分的花样来,只是希
望捆绑一下,用手掌略施惩罚而已。

  「你知道小莜妹妹说了什么吗?」小悦晃着脑袋,故意吊我胃口。

  「快说,她说了什么?」我不耐烦了。

  「她说,你们放心玩吧,我无论什么样的玩法都能接受的!有了这么大胆的
表态,我老公和哥哥当然高兴啦,他们很快就拿出些平时不敢用的东西,皮鞭啊,
夹子啊,蜡烛啊什么的。」说到这里,小悦叹了口气,胸部贴得更紧了,「来吧,
我们再做几次,小莜妹妹估计明天都回不来啦。」「她没事吧?

  「我推开了小悦送过来的奶子。

  小悦瞪了我一眼,「小莜妹妹这么厉害,怎么可能会有事,她不知道多享受
呐。我老公给她介绍了好多种玩法她都觉得不够好,我老公被她连续逼问之下就
拿出了几年前想出的终~ 极~ 大~ 招~ 哦!」小悦离开了我的身体,她背对着我
爬在床上,手指指着自己那粉红的肉缝继续解释道:「就好像这样,我老公把小
莜妹妹像猪一样吊在家里的蒸汽浴室里面,然后他们两人就拿鞭子狠狠抽小莜妹
妹的这个地方,是很粗的皮鞭哦!据我老公说,小莜妹妹自己提出要求,要让我
老公和哥哥抽打这个小穴穴,一直抽到她晕死过去为止。」天啊,小莜居然玩得
这么过分,让陌生男人抽打她的小穴,一直到晕过去为止?

  我简直不敢想象,小莜那肥满粉嫩的蜜穴会被打成什么样子,我紧追着问:
「那最后呢?怎么样了?」「最后啊,最后好像真的打到晕过去了,听说尿都被
打出来咯,呸呸。我老公把她吊在那浴室里熏蒸汽,当然产生蒸汽用的水,是我
的尿哦,嘻嘻。」小悦装出一副被打得满地打滚的模样,边笑还边说,「小莜妹
妹明天就全身都是我的味道了,要不要现在先闻闻呀。」小悦指指她的尿道口。

  小莜居然遭到如此折磨,我望着眼前这个女人,心里顿时产生了一种为妻报
仇的想法。「你还说,看我插烂你,让你这里也烂掉!」我扑了上去,与别人的
老婆滚在一起,云雨翻腾……

  咦?我怎么会说出「也烂掉」这几个字,在我心中,小莜的下体是不是已被
认为是烂掉了?……

  隔天,小悦叫醒了我,她躺在我旁边,玩着手机,一副乐不可支模样。「嗯?
怎么了?」我睡眼惺忪地爬起来,不解地问小悦。

  小悦把手机凑到我眼前,说了声:「看,这是你老婆。」我揉了揉眼睛,手
机上显示出来的是一个被吊在空中的女人,长发散乱,一对乳房被绳子勒成了淡
紫色,肤白胜雪的躯体到处都在滴着多得不像话的汗水。这,这真的是我熟悉的
那个小莜吗?

  小悦抽回手机,笑嘻嘻说:「听我哥说,小莜妹妹被吊了一夜后,今天身体
臭得厉害,不过她精神好像还很好诶。一大早我老公和我老哥就把小莜妹妹拖到
厨房,轮奸了她一次,据说那肿肿的小穴插起来可刺激了,哼。」「厨房?」我
对这个地点的选择有点疑问。

  「是啊,在厨房啊。」小悦兴高采烈地说,「我老公有提过要跟我在厨房做
那个,我没答应他,太痛了。他呀,喜欢在厨房,把女人当成一块肉来处理,用
刀拍打奶子,或者用醋灌阴道啦什么的,总之就是会把女人搞得很惨。」「靠,
你们也太过分了!」我听到小莜被弄得这么惨,愤怒地喊了出来,但小悦却摇摇
手指:「安啦,这些都是经过小莜妹妹同意的,甚至她自己还要求还打得更狠一
些呢,小莜妹妹是个宝贝哦。」小悦向我掰开了她的小穴,「来吧,狠狠插我的
小穴穴,这可是打你老婆仇人的妻子哦,报复她吧。」「唉。」我叹了口气,大
声回应道:「我们也要去厨房,做爱!」……

  这天,我跟小悦玩了两三次,她那柔软的身体和湿润的下体始终让我流连忘
返。其实小悦的姿色并没有在小莜之上,甚至要说还差了一些,但这种出轨的滋
味确实独特吧。况且小莜也喜欢这样玩,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跟她是一样的。

  由于小莜迟迟未归,我只好暂时把小悦当成我的妻子,从吃饭到睡觉再到娱
乐,我们一直在一起。

  而小悦的丈夫也不断打电话来汇报最新战况,小莜显然也十分欢乐,这或许
就是我们一开始追寻的东西吧。

  傍晚,我跟小悦一起做了饭,过着十分诡异的正常夫妻生活。小悦很可爱,
也很风骚,不过我的心一直在担忧这小莜。吃饭时,小悦那双纤白玉足不断挑逗
着我的阳具,曾几何时我都想要一边吃饭一边把阳具捅到她的嘴里去。

  「嘿,你说我的胸好不好看呀,是我的胸好,还是小莜妹妹好?」小悦突然
问我这个问题,我歪着头打量了半响回道,「嗯,我觉得还是小莜的大一些,呵
呵。」「哼,这只是以前,现在不一样了。」小悦装着生气的样子,双手抱在胸
前,眼睛也望向别处。

  「怎么了,什么意思?」觉察到又有新情况发生的我,焦急地问了出来。

  「哼,刚才我老哥说,我老公让小莜妹妹用她那对奶子,抹着清洁剂把我们
家的地板都擦了一遍。

  这不把小莜妹妹的大奶子磨成小奶子才怪呢,哼哼。「小悦作出了一个用乳
房擦地板的动作,的确,这可能会让小莜的乳房受到伤害。不过最关键的是,让
我老婆崛起屁股,用胸部把整个地板都擦一遍,小悦的老公还真是恶毒啊……

  「那现在,已经擦好了?」「好啦,听说擦了两个多小时,小莜妹妹的乳房
都磨红了。」小悦用一根手指顶着鼓起的腮帮,「不过呐,我听说他们今晚还有
更加疯狂的计划。我老公花钱请了个妓女过来,他要让小莜妹妹亲眼看到她的奶
子被一个妓女踩爆的模样。」「这!!!!」我眼前浮现出了小莜的乳房被一个
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女赤脚踩在下面的画面,小莜那对丰满的乳房要是在妓女的
脚下裂开,那乳肉残渣跟妓女的脚粘在一起,各种味道互相污染,该是一幅怎样
震撼心灵的画面啊!

  「听,好像开始了哦。」小悦把手机调到免提状态,一个熟悉的声音飘了出
来。

  「嗯~ 嗯~ 啊……啊……好痛,痛,痛,好姐姐踩死我吧……踩烂小莜这个
大烂货,噢……」小莜不清不楚的声音从手机里面飘出来,显然她的乳房正在妓
女的脚下垂死挣扎,而「乳房在妓女脚下裂开」这个最坏的情况看样子倒符合她
的愿望,这……

  小莜叫得越来越大声,阿宇和远宏的声音也跟着响起,「快,跳上去,双脚
一起踩,就这样,要爆了要爆了,哇哈哈哈!」又过了一会儿,声音突然停下,
阿宇的声音喊出来:「嘿嘿,居然被踩奶子也会晕过去,哟,都变形了啊。」手
机挂断了,我听得心跳加速,面红耳赤。

  突然,小悦一把抓住我的阳具,我转头一看,她正在笑眯眯地看着我,「还
装出担心的样子,看你这里都硬成这样了,其实很爽对吧?」「对,我准备今晚
也踩爆你的奶子。」「你要敢踩烂我的奶子,我老公会把小莜妹妹的奶子割下来
快递给你的。」「记得把小莜的阴唇也给割了!」我眼里冒出欲火,就在饭桌上
把小悦推倒,扒光,饭碗碎了一地……

  故事就回忆到这里,在这个慵懒的早上,我和小悦尽情享受着性爱的乐趣,
小莜呢,不知道正在做着什么疯狂的事吧。

  小悦的电话又响了,她听了一会儿,关上电话转头对我说:「小莜妹妹要被
废掉了。」「什么?」我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。

  「我老公说,小莜妹妹昨晚听了我老哥的介绍之后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去尝
试一下。」「她想尝试什么???」我心急火燎。

  「我老哥知道一个特殊的地方,是黑道上专门用来惩罚淫荡女人的,名字好
像叫女人阉割刑什么的吧。」小悦试图回忆着。

  「阉割!!他们想杀了小莜??」我提高了十倍的音量。

  「唉,看你急的,别慌啦。」小悦拍拍我的肩膀,继续道,「这惩罚据说能
让一个女人在十天半个月内都无法做爱,甚至无法吸引男人。但并不会真的切掉
什么,还会好起来的。据说被这样惩罚的女人,那丑陋的样子都能让她一辈子发
抖,是个相当卑鄙的刑罚呢。」「这……你保证没事吧?」我还是不放心。

  「放心吧,我老公爱好虽然特殊,但不会真的伤害到小莜的,嘻嘻。」小悦
调皮地笑了一下,把那对丰满的乳房贴在我怦怦直跳的心口。暖和的触感顿时让
我的担忧消下去不少,不过我还是十分关注小莜到底会被弄成什么样子。

  看得出我的心思已经飞到九天开外,小悦这个善解人意的小女人也使出浑身
本事,那滑嫩的舌头不断擦拭着我的身体,奇妙和温暖的触感逐渐挑起我的情欲。
就在我打算再度把小悦狠狠摧残一遍时,小悦的手机又响了。

  「瞧,他们进去了。」小悦拿着手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,那是一幅照片,我
的老婆小莜和小悦的两个男人一起出现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面。一个陌生的精瘦
男子正在打量着小莜,他的身后隐约还有几个人,看上去都绝非善类。

  「好了,他们要开始啦,我们快点做完吧,嘻嘻。」小悦没等我把照片琢磨
透就扑到我身上,撒娇似的把乳房压着我的胸部旋转。我也燃了,一把捏住她的
奶子,胯下阳具毫不留情地一捅到底,大吼道:「你这小贱人,我也要把你干成
残废!」小悦连连的淫叫声回荡在空气中,一股淫靡的气味在早晨的空气里化开,
汗津津的肉体互相撞击,陌生而又甜蜜的味道不断冲击着我的味蕾。啊,小悦乳
头上的味道,很能勾起我的性欲啊。

  不合时宜的手机再度响起,小悦伸手按下了扩音器按键,阿宇那兴奋的声音
响起:「嘿!你听,那个叫小莜的女人正被绑在柱子上打奶呢,好大声,好刺激
啊!」阿宇说话的背景音里,可以听到清脆的拍打声和小莜带着喘息的惨叫。

  虽然没有画面,但我已经可以想象到小莜那对又大又白的乳房在什么东西的
疯狂袭击下,逐渐变得不成样子的惨状。小悦趁机在我面前晃了晃她的胸部,笑
眯眯道:「小莜妹妹的胸部,这会儿肯定被打成一对黑球儿,说不定还会下垂呢,
心痛吧?」「谁说我心痛了,小莜快乐着呢,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!

  「我不知道被什么消息刺激了,突然一把抓起小悦的双脚,张口就含住她那
湿漉漉的下体,一股鲜甜的汁水顺着嘴唇流进来,太美味了。

  小悦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她对着还没挂起的手机大喊:「哎呀呀,老公,
你的老婆正在被男人咬小洞洞啊,你要帮我报仇……」她的话刚落下,阿宇那粗
里粗气的声音就飞出来,「老婆,你没烂掉吧,我会帮你把那个女人打得不成人
样的!啊哈,她的奶头好像已经翘不起来了!」什么,小莜那么敏感的乳头居然
已经坏掉了?

  「小莜妹妹也真厉害,居然需要先进行乳房摧毁。」小悦突然说道,她的脸
上挂上了神秘的笑意,这让我很摸不着头脑。

  「什么意思,这是特殊待遇吗?」我问道。

  小悦摇摇头,耸耸肩道:「一般人是不做的,除非乳房实在太美,怕这个女
人能用乳交的方式诱惑男人的话,就要把她的乳房先给拍到没感觉为止。这说明
小莜妹妹的胸部长得很美呢,啊,我都有点嫉妒了。」「啊!」冷不防被我很大
力地捏住乳晕,小悦尖叫起来,我趁机把她推倒在床上,手里不断加劲捏得她淫
叫不断。「其实你也很喜欢被欺负,对吧,嗯!」我的粗鲁行为迎来了小悦的情
欲大起。她的爱液不断涌出,充满肉欲的抽插即将开始。

  在一番云雨之后,满足的我斜靠在床上休息,手里点了一根烟,悠悠然地坐
着。小悦趴在我身边好像是睡着了,她那对乳房还是压在我的身上,好软好滑的
触感啊。就在这时,小悦的手机又响了,我拿起来一看:手机收到的是一段视频,
一间亮着日光灯的小屋子里,三个光脱脱的女人趴在地上,臀部都非常耻辱地翘
高起来,那神秘的女人三角带完全暴露在空气中。

  虽然视频没有拍出这些女人的脸,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小莜那白皙的大屁
股,她的身材显然要比另外两个女人好些。趴着的另外两人似乎浑身都在颤抖,
一个戴着黑色眼罩的女人在她们翘起的屁股后面走来走去,手里还拿着一根奇怪
的棒子。

  「这叫公开处刑。」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小悦,揉揉眼睛看着屏幕,打了
个哈欠后说道。「这个刑罚点很热门,看来今天还有两个人被送过来处刑了,你
看后面那个女人,她要把面前三个女人逐个废掉。」「废掉?」我满腹狐疑地问。

  「是啊,你看。」就如小悦所说的,那戴着眼罩的女人突然把手机的棒子捅
进了一个女人的阴道里面,然后按下了某个开关。

  似乎听到了一阵滋滋声,视频里的女人嘶哑地叫了几声,然后就倒地晕了过
去。更为恐怖的是她倒地后,小穴里面流出一股泡沫状的液体,尿液也失禁似的
流出来,整个人好像要晕过去似的。

  「第一个了,这是很强烈的脉冲电击。」小悦介绍道。

  原来如此,那女人手里的棒子是一根电击棍,难怪短短时间就有如此效力。

  第二个女人很快也倒了下去,轮到小莜了。但远宏却突然出现在视频里面,
他很清楚地说,小莜的年纪轻,身体素质好,电击的时间要加倍才有效果。

  这么厉害的电击,居然还要两倍的量!?

  戴眼罩的女人显然同意了,她把那根电击棒插进小莜的阴道里面,然后按下
了开关。小莜闷哼一声,浑身一震,随即好像软泥一样,软趴趴地贴到地上,但
却没有像另外两个女人那样倒地。这只是暂时而已,很快这女人就第二次按下开
关,剧烈的电流再一次穿透她的身体,这次小莜的抽搐要剧烈得多,她那对伤痕
累累的乳房也被逼甩动起来,惨烈而淫荡。

  「啊……」小莜在电击棍抽出来时倒地,肮脏的液体从她身体下面冒出,浑
身的骨头都好像消失了似的,软绵绵地贴在地上,她张口的小口里面缓缓流出晶
莹的口水,好像失去意识似的。就在这紧要的关头,黑暗突然主宰了一切,视频
居然停止了!我简直要发疯:「啊!后面怎样了,快告诉我!」「急什么嘛。」
小悦不满地抢过手机,把她的乳房贴到我手上,温暖的触感透过我的皮肤「摸我,
揉我,侍候得我舒服了,就给你看看新动向。」「你,你们!」我很气愤地把小
悦翻过来,两只手粗鲁地拉开她的阴道,试图把脚趾给插进去。爱妻小莜的阴道
被她老公弄得吐白沫,惨不忍睹,我顿时也想把这个女人撕烂。小悦很痛苦地叫
喊起来,不过她没有去掰开我的手,反而是把阴户向我这边更加靠近,整个人也
趴在床上,只有屁股是翘起来的。

  看到我有点迷惑的样子,小悦扑哧一声笑了:「怎么啦,不是要弄坏人家的
小洞洞么,继续啊。我老公是舍不得弄伤我,可不代表我不喜欢哦。」我顿时恍
然大悟,这对夫妻的爱好是一样的。得到小悦的同意,我手上也释放出全部力道,
把她那狭窄的阴道拉扯成一个小碗口,粉红的阴道壁和不断蠕动的子宫颈清晰可
见。我用一根手指按着她的子宫颈旋转,嘴里威胁道:「你这小贱人,还不快给
我看看小莜现在的情况,信不信我把手指插到你的子宫里?」「呀啊,痛痛痛,
别这么粗鲁嘛。你看,又有图片传来了。」小悦把手机推到我面前,屏幕上显示
出一段新的视频,小莜赤裸着被绑在一只椅子上。她的神情看起来疲惫不堪,浑
身香汗淋漓,阴户又红又肿地都像个被踩过的馒头了。

  视频里面,两个戴着头套的人正拿着电动阳具刺激小莜的乳头,阴道两个地
方。小莜看起来对这些震动着的棒子毫无反应,甚至有点痛苦,她那极其敏感的
乳头也软趴趴的毫无勃起的意图,阴户更是干涸得像老太婆。

  过了一会儿,两个戴头套的人退下,刚才那戴眼罩的女人领了两个护士摸样
的女人上来,都戴着口罩看不清样子。两个护士拿出一盒针剂,分别注射到小莜
的乳房根部和阴道里面,针的容量都很小,药液有点浑浊不知道是什么。

  看到我紧张的样子,小悦轻松地笑了,这小姑娘亲亲我的脸说:「这些呀,
是一种能软化肌肉的东西,打了一针这个,估计小莜妹妹那几个地方有好几天都
是松垮垮的状态了。」果然如小悦所说,小莜的一对豪乳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
下垂,没多久就变成了挂在胸前的一块肉饼,极其震撼的变化。她的阴道好像自
然松开了一些,想必阴道壁也变得松弛无比了吧。

  戴眼罩的女人拿起笔,用极其鲜艳的红色在小莜的胸部写上大大的「性无能」
三个大字。

  视频再度中断了。

  我突然感到下身涌来一股暖流,止不住地涌出来,小悦惊呼一声。我仔细一
看,原来我竟然射精了,浓浓白白的精液射了小悦一脸,她调皮地伸出舌头舔了
舔,样子极其淫荡。「嘿,你老婆已经被我老公变成性无能了,伤心么?」我咧
嘴一笑,「我还要替小莜感谢你们让她如此快活呢,刚才她脸上露出来的满足表
情,我都从未见过。」时间继续流淌,我和小悦这个尚未性无能的女人继续着我
们淫乱的日子,太阳下山,夜晚开始降临……

  餐桌上,我吃着小悦亲自煮给我吃的饭菜,突然想起了小莜,我居然有好几
个小时忘了她。「小贱人,小莜现在怎么样了?」小悦揉了揉红红的乳房,不满
地对我撅起嘴,用不爽的口气道:「我让你玩还不够么,小莜妹妹反正现在也没
用啦。」「不是这个原因,我想看看小莜有没变得更加狼狈点。」我突然觉得我
的思想也变得十分危险。

  「那好吧,我问问。」小悦突然露出笑意,她拿起手机拨给阿宇。电话那头
很快就传来阿宇气喘吁吁的声音,小悦的手机是扬声模式。

  「嗨,好爽啊。那个小荡妇今天上午不是被弄成性无能了么,然后你猜怎么
着?她居然要求被轮奸啊,我靠。远宏兄请了一大帮朋友来操她,他们听说要操
一个美丽的性无能女人,也觉得很新鲜,都很踊跃,哇哈哈。」怎么!?小莜在
被弄成性无能之后,还要被轮奸了一天?而且这是她自己要求的?

  我那点质疑马上就被击破了,阿宇传来了一张刚拍的照片,上面俨然是一群
男人把小莜围在中间的情景,她的嘴里,穴里甚至屁股里,双脚之间都夹着肉棒,
数不清的白色浆液在她身上缓缓流下。

  小莜的脸上透着十分欢愉的笑意,这实在是太淫荡了!

  「怎么样,你想看什么?」阿宇嘶吼着喊道,他好像也加入了轮奸小莜的行
列。小莜的脸蛋还是那样漂亮,也许轮奸一个长得极为漂亮的性无能女人也是一
种享受?

  小悦也很兴奋,她对着手机大声叫道:「我要看她的臭阴道!」「OK!你等
着!」手机那头很快就传来了另一张照片,这是小莜阴道里面的特写,两个虎背
熊腰的男人拉开了她的阴道,很清晰地可以看到她那里面泛滥成灾的精液,子宫
颈几经辛苦才在精液里面露出个头来。

  「嘿,让我们问问她是否愿意被撑得更松一些!」说话的是远宏。

  过了一小会儿,远宏兴奋的声音接着吼道:「哈哈,这小荡妇同意了!她说
让我们拉到裂开为止啊,你们等着!」「什么!」我惊呆了,阳具怎么硬得这么
厉害。

  手机再次响起的间隔只有十几秒,可我觉得就像十几年那么漫长。阿宇发来
的是一张照片,小莜那小巧的阴道被拉扯到一个碗口大小,软软的阴道壁被拉得
紧绷绷的,似乎就要裂开的样子。更为让人惊讶的是,阿宇的手指插进了我老婆
的子宫颈里面,那个不可侵犯的地方正在他的手指肆虐下张开小口,精液不断涌
入。

  这场面实在太惊艳了,太刺激了,我受不了了,我一把抱起小悦,也不管她
同不同意,径直就插进了她的小穴里面。

  「啊~ 嗯~ 好哥哥,插大力点。」小悦这荡妇用双脚勾住了我的身体,两人
再度进入了云雨状态,放在身边的手机响个不停,阿宇的声音接二连三吼出来。

  「呀哈,你们没扯裂过女人的下体吧,这次可是绝好机会!」「好像要裂开
了,看看看!」「哇,宏大哥你把她的子宫给拉到这里了啊,好奇怪,哇哈哈!」
「嘿,狠狠把她的奶头拉断,别让这骚妇恢复!」「呀吼!!!」……

  过了一刻钟,电话两边的高潮同时停歇,小悦摸着流出穴口的精液,嘻嘻地
笑了。她拿起电话,再次拨打给阿宇。

  「嗨!那小荡妇已经不能玩了,她晕过去啦!不过我们还不打算放过她哦,
想不想看她会被怎样处理掉?」喘着气的阿宇好像还处于兴奋当中。

  「要!我老婆怎么样啦?」这次是我喊出来。

  「哟,别担心,弄坏了就还给你。」阿宇高声回答。

  弄坏了……?

  过了一小会儿,阿宇传来一张图片,小莜的嘴里和屁股上都插着一根橡胶管
子,好像连接着什么机器。她的眼神迷离,下身松开成一个大洞,乳房也变得又
紫又肿,狼狈不堪。

  让我在意的是这两条橡胶管子,这是打算干什么?阿宇又给发来一张图片,
这是放在机器旁边的两个大桶,里面俨然装满了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粪便!小悦
掩着嘴嘻嘻笑起来:「小莜妹妹这次惨啦,我老公要把粪便同时灌入她的胃里和
肠子里,这叫做内部崩坏哦!」啊!?

  我脑海里浮现出小莜被粪便撑成一个肉球的样子,甚至还看到了她的肚子裂
开,奶子躺在一堆粪便里面的惨状,不会吧!?

  幸好这次想夸张了的是我,阿宇给我们发了现场录像。小莜的身体在两条管
子一起灌输的压力之下,显然涨大了一点,特别是她的肚子,好像怀孕三个月了
似的。阿宇和远宏把已经灌满粪便的小莜封上嘴巴和屁股,这样她的身体里就满
是粪便,而且还没法排出来!

  意识到我的阳具再次硬起来的是小悦,她一口含住我肉棒,把我推到床上。
「呜,人家要被精液灌满啦!」……

  我完全堕入了绝顶的兴奋当中,一边是小莜被做成粪球的惨状,一边是雪白
的奶子,浆液涌上心头,涌出体外,喷射无极限……

  隔天早上,小悦拉着睡眼蓬松的我来到门口,阿宇已经站在门口。他跟我我
了握手,然后指着放在地上的一个大皮箱子说:「先生,交换妻子的这几天很兴
奋,现在我把你的妻子还给你,谢谢啦!她真的很棒很棒。」没有反应过来的我
就这样跟阿宇客套了一番,等到他们离开,我才嘀咕起这个箱子来。

  小莜怎么可能在箱子里?难道!?

  心头一紧的我赶紧打开皮箱,眼前的情景让我惊呆了,同时也狂喜起来。

  小莜被非常粗鲁的手艺捆成了长方形状,她的脚就贴在自己的脸上,整个人
被绑在箱子里无法动弹,嘴巴也被胶布贴住。她的样子惨不忍睹,脸色苍白,奶
子松垮青肿,肚子涨得惊人,全身都是鞭痕,箱子里透着一股精液和屎尿的混合
气味。

  但最让我高兴的是,小莜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,她朝我眨眨眼,仿佛是在说:
老公,我回来了。

  嗯,老婆,欢迎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(全文可能完)
TOP Posted:2019-04-23 14:39 | 回樓主
无悔的青春


級別: 騎士 ( 10 )
發帖: 4549
威望: 424 點
金錢: 151 USD
貢獻: 100 點
註冊: 2017-04-04


感谢分享
TOP Posted:2019-04-23 20:47 | 回1樓
秋殇之地


級別: 俠客 ( 9 )
發帖: 1071
威望: 108 點
金錢: 1071 USD
貢獻: 0 點
註冊: 2018-11-30

谢谢分享
TOP Posted:2019-04-24 10:24 | 回2樓

.:. 草榴社區 -> 成人文學交流區

快速回帖 頂端
內容
HTML 代碼不可用

使用簽名
Wind Code自動轉換

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