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山城往事 作者:owindowso
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
--> 本頁主題: 山城往事 作者:owindowso
可见


級別: 騎士 ( 10 )
發帖: 1061
威望: 348 點
金錢: 68569 USD
貢獻: 12000 點
註冊: 2012-04-24


山城往事 作者:owindowso



  一、回乡偶遇

  年关将近,公司还没放年假呢,杨风已经提前三天请了假,搭上早早定好的
火车,缓缓向老家赶去。说缓缓并不为过。这绿皮车又能快到哪儿去呢。杨风老
家位于山东泰安一个山区小镇,镇名山口,泰山山脉绵延几十里,途经此镇东北,
山脉至此,已不甚高,此镇处两山交界处,因而得名。因地处偏僻,交通欠达,
由北京至此只有一两辆绿皮车能达县城。从县城,转车再到镇上,算上等车时间,
又得三四个小时。从上车到家门口,几乎需要一日一夜才能到达。

  杨风庆幸抢票抢的早,弄了个硬卧。倘若只买到硬座,甚或再差点弄一站票,
若是在前几年,大学刚毕业那会还好,如今三五个年头过去了,若再让他硬挺
坐一夜,只怕身体还真吃不消。如今在北京打拼了三五年,虽没当个小老板什么
的,杨风对自己的收入还算满意,只是工作太忙,以至于,这几年,连个女人都
没混上,颇觉有些遗憾。思念至此,杨风不免心头有些闷闷不乐。心想,明年得
给自己找个女人了,如今虽还不到三十,年纪也不小了。这逢年过节的,回到
家,不免又是一番唠叨。

  这车,晚上十一点之后才发车,杨风到站得到第二天中午时分,这一上车,
窗外也没个风景,杨风也就早早上床躺下了。一路?话。待得杨风一路转车到家,
天已微黑。这也是没办法,大冬天的,天本就黑得早。这来小镇的客车不拉满人,
死活不愿出城,在市区道人转来转去,一路拣客,路虽不远,从市区到镇上,足
花了3个小时。这从镇上再到村里还有五里路,还得家里人来车去接。

  一路颠簸,杨风总算是到了家,杨风只觉得,这一路虽没做什么活,可以累
得跟条狗似的。一到家门口,不禁吸一口长气,心口不自觉生出一种亲近之感。

  只见天上繁星点点,远离了市区的嘈杂,小村落里温馨静谧,时而远处几声
犬吠,也不扰这份安静。村里人相见打个招呼,也觉舒心,没有了大城市里的急
躁。

  杨风回到家,到了门口,抬头一望,见母亲正站在院子里,扯脖子望门
口,也不怕外面风大,只觉灯光下,母亲脸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一层,脸上是
带笑,想是许久不见儿子,一直盼儿子回家,心里高兴,脸上也就显了出来。

  杨风开口叫一声妈,杨妈笑答应了,问道:「小风,一路上没怎么吃东西
吧,饿了吧?,快点进屋吃饭」。杨风应了。放下行李,倒些热水,洗了把脸。

  吃起饭来。杨风也确实有些肚饿,再加上好久没吃到母亲做的饭菜,吃得分
外相甜。

  一夜?话,第二天,杨风日上三竿方才起床,吃过饭,已近中午。听闻今日
镇上恰逢年前最后一个集,左右?事,便定去集上溜溜,想必新年在际,集上
必是热闹非凡,去集上看看美女总也不错,杨风如是想。说干便干,抄起桌上
的家用大众车钥匙,便出了门。

  到了镇上,杨风见路旁摆滩做生意的比平时要多不少,路上行人熙熙攘攘,
偶有些小车夹杂其间,甚是拥堵,便打算把车停在外面,免得一会车进得去出
不来。抬头往后视镜一望,见路边银杏树下,还有块空地,足放得下一辆小车,
便小心倒车,路上行人不少,费了好大劲才把车停好。锁好车门,便信步在街
上溜达。

  今天天气不错,微风不起,太阳高高挂起,虽?夏日的热,在这寒冬腊月,
照在人身上还是暖洋洋的。若非如此好天气,杨风倒也懒得出门。这镇口的街市
多是卖些盆盆罐罐的大家伙,杨风不感兴趣,走得便快了一些。往里走了200
多米,便热闹了好多,吆喝声不断,也拥挤了好多,行走起来,有时便需要侧
身子方能挤过。

  杨风见身前有个风韵少妇,前凸后翘,虽然全身裹在羽绒服中,依然难掩一
副好身材,尤其那屁股浑圆硕大,又不显累赘。腰肢虽不纤细,也显得曲线
玲珑。一对大奶子把白色羽绒服紧紧撑起。那人正侧身子弯腰挑拣小摊上的一
双黑色的连筒靴,一只右手翻弄鞋子,眼睛专注地审视,似乎对鞋子很是满
意。一头乌黑长发,別在耳后,散在肩上。杨风只能看见一个侧脸,也觉此人
应该极美。不禁色心忽起,便想上前揩点油。杨风上前一步,身子微探,便觉一
阵幽香飘进鼻中,不觉深吸一口气。适逢那人身后又有一女子向这边挤来。杨风
也便顺势侧过身来。身子紧贴那人屁股,向前挤去。口中直说「劳驾,借过」,
一只右手老实不客气地从那人掖下穿过,扣在右乳之上。杨风虽隔厚厚的衣服,
也感觉到那奶子异常坚挺,单手只怕难以掌握。只可惜匆匆一握,没感知到乳头。

  略有遗憾。

  那人右手正在挑拣鞋子,原本就察觉身后那人贴得有些太近,心下不喜,身
子往前一挪,也没发作。不曾想,竟有人青天白日,就敢袭胸占她便宜。右臂
本能一夹。脸上怒色暗生。杨风右手一握即离,早已抽回手来。那人放下鞋子,
回过头来,怒容满面,便欲张口开骂。眼睛往杨风脸上一扫,不禁一愣,一句话
倒没骂出口,脸上怒色稍霁。杨风一见那人回身,不禁朝她脸上多看了两眼,只
见这人单眼皮,小脸微胖,略有些婴儿肥,眼中满含怒色,难掩一股天生的勾
人媚态,双唇微厚,是水润鲜艳。纵不说话时,嘴唇也微微张开,煞是迷人,
总让人忍不住想上去亲一口。杨风心想,这人虽非极美,只是体型丰满,想必床
上极骚。杨风一瞥之后,向那人一笑,转身便走。那人左手一捞,抓住杨风左臂,
鞋子也不买了,将杨风拽住。杨风回头一望,便想奋力挣脱。被人抓住,当场若
是宣扬开,若是被熟人看到,只怕丢人要丢到家了。听那人犹疑地说道:「你
是……小风?」,说话时似乎还不太确定。

  杨风心想:「坏了,遇到熟人了」,内心?比崩溃。脸现尴尬,想不起此
人是谁,不觉抬头细细观察,脸现疑惑。竟仍未认出眼前美人是谁。不觉发问:
「你是……?」,那人见杨风不否认,再细看他神情,更加确认这个大胆揩油的
小流氓居然是自己口中说的那个小风,见杨风没认出她来,不觉心中微微气愤,
也并非真的生气。下巴微扬,佯作生气,口中说道:「我是你小姨,不认识啦?」。

  说抬手要去揪杨风耳朵。

  杨风听她说话语气,又见她抬手揪自己耳朵的神情,突然认出眼前的美人,
真的是她口出说的自己的「小姨」。不觉心头的大石放了下来。也就任由小姨揪
耳朵。脸上顿时换上一副嘻皮笑脸的神情,口出连呼:「认出来了,认出来了,
小姨,小姨,疼,疼,别揪了,别揪了」,说时伸手护住耳朵,顺便握一握揪自
己耳朵的小手。只觉小手微,是滑溜异常。

  杨风忙不迭的讨饶,仿佛回到儿时一般,口中讨好地说道:「真是女大十八
变,越变越好看,小姨,你越长越漂亮了」。「小姨你就饶了我吧,我知错了」,
说,手上不停,在小姨的手面上摩挲,嘴里说道:「小姨,你手怎么那么,
我给你暖一暖,手真滑」那人见状,一副姐姐管教熊孩子弟弟的口吻,抬手去打
那只作怪的手,口中说道:「叫你不老实,看我不打你。」,说转圈去打杨
风屁股。

  两人重逢,仿佛回到儿时一般,竟如孩童般打闹了一阵。这个口中自称杨风
小姨的女人名叫文芳,姓桑。文芳见对自己耍流氓的这个人竟是儿时玩伴,气早
已消了,鞋子也不买了,见路上人流量大,便靠路边,拣个空旷地。聊了起来。
TOP Posted:2019-04-23 15:28 | 回樓主
可见


級別: 騎士 ( 10 )
發帖: 1061
威望: 348 點
金錢: 68569 USD
貢獻: 12000 點
註冊: 2012-04-24


(二)儿时的回忆

  转眼将近二十年过去了。二十年前,杨风还是个十岁的孩子,正是贪玩的年
纪。那一天,随妈妈去姥姥家,妈妈跟姥姥在屋里闲话家常,杨风闲不住,不愿
呆在屋里,自己一个人在门口玩,聚精会神地趴在地上,仔细观察一只小蚂蚁正
驮一粒比它身躯大近一倍的饭粒,慢慢地拖动,杨风觉好奇不时给蚂蚁增加
障碍,或在蚂蚁经过的路上摆上一根草或一片树,或吐一口唾沫,见蚂蚁
一路翻山跃岭,杨风玩得开心不已。

  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,娇娇切切的,「你趴在地上做什么啊,不脏吗?」。

  杨风抬头一望,见是个小姑娘,头上扎几个小辫,头发长长的,发丝柔软,
面目清秀,身上穿一条粉色的百褶连衣裙,小脚微微叉开,膝盖并在一起,两
只小手扶在膝盖上,弯腰,低头看地上的杨风,小眼不时在地上扫,像是
想弄清楚这个小男孩到底在看什么。

  杨风见是个漂亮的小姑娘,脸上不知为何微微一红,低下头来,口中说道:
「我在跟蚂蚁玩啊」,说,伸手一指,跟道,「你看,蚂蚁拖一个饭粒」。

  小姑娘蹲下身来,没像杨风一跪坐,两只小手依然搭在膝盖上,下巴
抵在膝盖之上。

  杨风见小女孩蹲下来跟自己一起玩耍,心底很开心,加意地逗弄蚂蚁,不
一会便把蚂蚁弄死了。杨风不禁耷拉下脸,颇为不开心。小女孩见状拉起杨风的
小手,说道:「我们去大大家玩别的,大大家里有鱼,我们去喂鱼。」,说另
一只小手一翻,现出小半块馒头来。跟,两个小孩便欢天喜地地跑进杨风姥姥
家门。

  原来小姑娘便打算去喂鱼呢,见杨风挡在门口,才好奇地加入了其中。两个
小孩欢快地奔进门来。屋里的人便也发现了。走出个弯腰驼背的老妇人来,足有
七十多岁,头发灰白,走路极硬朗,想必身子骨极好。口中说道:「文芳来了」,
小姑娘见老人出来,奔到院中便停步不奔,口中叫一声大大。见老人递来几块山
楂片,便伸手接了,仿佛是经常来这玩,一点也不怯生。杨风口出呼姥姥,蹦
蹦跳跳地,也嚷要。老人也给了杨风一些,口中道:「小风,该叫小姨」,说
向文芳一指。杨风回道:「嗯,知道了」,并不叫小姨,好像在大人面前还
有些不好意思似的。老人发放完食物,便打发两个小孩自己去玩了,还不忘嘱咐
一句,让小风别欺负小姨。便回屋去了。

  小院中间是过道,路左则是一排小屋,紧靠正屋的小屋稍大一些,杨风的舅
舅桑天成在家时便住在这里,而正屋则留给两个老人住,桑天成在山上包了一块
地,成年累月在山上做活,便在山上盖了间小茅屋,平时便住在那里,只偶回
家吃饭。这间小屋,便也经常空。

  桑天成是家里老大,而杨风的妈妈,杨天琴则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女儿,两人
相差二十多岁,如今桑天成的两个女儿早已出嫁,而最小的儿子也已成年,如今
在外当兵。桑天成便在县城买了块地,盖了橦房子,等儿子当兵回来,给他结婚
用。如今房子盖好了,该有的家具也备得差不多,所以,杨风的舅妈便住在城里,
在那看家。而桑天成的两个女儿也都嫁到城里,离得很近,相互间都能有个照应,
所以平日里,这个家里便只两个老人住。

  小屋南面那间屋则做房用,再往南一块空地则养一只小黑狗,起了个名
叫黑子,杨风每次随母亲来,黑子便在门口欢快地摇尾巴,像是在欢迎似的。

  而路右则是一片空地,里面种一棵樱桃树,树下则是十几盆盆景,有些稍
大的则直接种在土地里,再往南则是水井、水池,旁边种一颗老葡萄树,如今
已经开枝散,盘在院子上空。占了一小片天空,葡萄树下,有个小水池,里面
便有几尾金鱼。

  如今杨风和他的小姨文芳便在水池旁,两个人不时朝水池中扔一小块馒头屑,
引得池中金鱼,争相抢食。杨风笑得开心不已。文芳也不时拍小手笑。不一
会,杨风便把手里的食物扔光了,见文芳手里还还有一块,两手拉文芳的小手
蹦跳地央求:「小姨,小姨,再给我一块馒头。」。文芳听他叫自己小姨,还
这求自己。心里也便开心,便分了一小块给杨风。没过一会,两人手里的食
物便都进了金鱼的嘴中。

  两人意犹未尽。杨风尤甚。拉文芳的手,直问还有没有吃的。突见文芳口
袋边漏出一块山楂片,而自己的那些早已吃到肚里的。便想把文芳的那几块投喂
金鱼。便欲伸手去拿,口出说道,「不知道金鱼喜不喜欢吃山楂片」。

  文芳极少能吃到山楂片,刚才吃了几块,尝好吃,便想这几块留以后再
吃。雅不愿喂给金鱼,本能的伸手去捂住口袋。脸露为难之色。

  杨风见状,看小姨为难,心里便想,原来你喜欢吃山楂片。平日里,杨风极
少能跟女孩子一起玩耍,身边也少有同龄的孩子。今天见到的这个小姨跟自己差
不多大,而且也长得极漂亮。对她极有亲近之意。见她喜欢吃山楂片,便想多拿
一些给她吃。便道:「小姨,你别走,等等我」。说也不等文芳回答,便奔向
了屋里。文芳不乐意拿出兜里的山楂片,有些心杨风为此生气,心下忡忡,不
知他跑开是为啥。一时瞅一瞅屋里,一时低头看一看衣兜,心下犹豫不觉。心想
他若生气,便忍心出山楂片就是 .不一会,杨风从屋内跑出来,手里握厚厚
一打山楂片,跑向文芳。满脸喜色。到了跟前,杨风便将山楂片往文芳衣兜里塞,
口中道:「小姨,这些都给你吃」。文芳大受感动。不知该怎么回报他才好。心
想,只有他喜欢的,自己都愿意给他。杨风反而不觉得怎。只觉能让眼前这个
漂亮的小姨开心,他便开心。

  两个小孩在鱼缸前,玩了好一阵,不时被跳出水面的鱼逗弄得开怀大笑。在
杨风的小小心思中,突然觉得这个欢快蹦跳的女孩居然那么令他迷。她笑,杨
风便跟傻笑。只觉能跟也一起玩耍,心里开心?比。只想若能天天能跟她一起,
那该有多开心。

  杨风便在姥姥家住了下来,这些天里,杨风不但认识了小姨文芳,还结识了
好多同龄的小伙伴。只觉得在姥姥家住远比在家里好玩。暑假一过,便到了开学
的季节,更让杨风发现一件开心的事,跟他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也要到自己上学的
学校去。

  原来,这几个村庄只有一个小学,从学校到杨风家相对较近些,而从姥姥的
村庄到学校相对远一些,中间要经过一片庄稼地,还有一条小山沟。但这些小伙
伴平时上课也都没有大人接送。整个假期,杨风早跟这些小伙伴打成一片。每到
放学,杨风总是舍近求远,到姥姥家睡。一是能跟这些小伙伴玩,二也能跟小姨
一起上学下学。

  杨风虽叫文芳小姨,并没有亲戚关系,只是因为两家走的近,平时做农活
都相互衬。有段时间每天晚上,杨风姥姥姥姥爷都会到文芳家一起剥棉花。棉
花采摘下来之后,还需要把壳剥掉,拿去晒干。杨风称文芳的爸妈叫三姥姥三老
爷。几个人吃完饭便席地而坐,一边看电视剧,一边闲聊,杨风、文芳这
的小孩也经常在那忙。有一晚,或许是玩得太疯太累,杨风便趴睡上了。

  几个大人觉杨风每天跟姥姥姥挤在一张小床上挺不方便的,而文芳那屋还有
个空床,大夏天的,稍微盖层薄被就好。便定以后让杨风睡在他们家。从那开
始,那段时间,杨风便一直跟小姨睡在一个屋里。

  当天晚上,杨风被尿憋醒,叫了几声姥姥,见没人回应,伸手依姥姥家的
格局去摸电灯开关,摸了个空,不禁心下有些慌,不知身在何处,居然哇哇哭
了起来,哭了没一会,文芳便被吵醒了。杨风被抱到这屋睡的时候,文芳还没睡
呢,所以知道杨风在这。听见杨风半夜哭起来,于是打开灯,睡眼惺忪地问他怎
么了,杨风见灯开了,便住声不哭,脸上犹挂泪,似乎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说道
:「我想尿尿」,说四处看了看,基本也已经知道是在哪了,还明知故问地道
:「这里是哪里啊?」,文芳见杨风哭鼻子,不禁觉得好笑,回答道:「这是在
我屋里啊,认不出来了?」,跟道:「都几岁了,还哭鼻子,丢不丢人,说
小嘴一笑」。

  我领你去院子里,说,下床穿上鞋,杨风见状,也穿上鞋,跟到院子里,
撒了尿,快步跑回屋内,仿佛是怕黑夜中有什么会吃了他似的。文芳见他那,
自己也不禁有些怕,也快步跟进了屋。

  两人关了门,杨风睡意略消,进了屋,不乐意一个人睡,便缠文芳央求道
:「小姨,我怕,你搂我睡好不好?」。文芳被杨风那阵跟见了鬼似的动作
得也有些心里不安,可还是犹豫地说道:「我是女生,你是男生,睡在一张床上,
多丢人?」。杨风虽见文芳拒绝,但语气并不坚。如今在一起玩得久了,早已
摸清她的性子,继续央求道:「我一个人睡,怕,我从来没一个人睡过」?,说
拉文芳的手不停地摇。杨风此时也知道,男生女生睡在一起,被人知道会
很丢人。接道:「起床的时候,我就到那张床上,不会让别人知道的。」

  「好……吧,说话要算话」,文芳勉为其难地答应了。杨风见文芳答应,欢
天喜地的跳到文芳的床上,文芳略为有些娇羞,关上了灯,小心地躺下了,两手
放到腿上,似乎有些紧张。杨风本来挺大胆的,一躺到文芳的床上,开始有些局
促起来。想白天小姨漂亮的小脸,心跳不禁有些加速,脸也微微有些红。幸喜
灯已经关上了。倒不会被小姨发现。

  过了没多会,杨风怯生生地问:「小姨,你睡了吗?」,文芳此时哪睡得
,懒洋洋地道:「没有」,心下不禁怦怦,不知他想干什么。杨风接小声问
道:「小姨,我想抱抱你,可以吗」。良久之后,杨风才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一
声轻嗯。原本惴惴的心终于放下,杨风略有些紧张的侧转身子,伸手穿过文芳
的胸脯,手插进文芳掖下,将文芳搂进怀里。文芳见状,顺势也微微转过身子,
伸手搭在杨风肩膀,也把杨风搂在怀里。

  杨风心下大喜,不禁深吸一口气,口中说道:「小姨,你真香,真好闻」。

  文芳听罢,心下娇羞,轻嗯一声,不说话。头往怀里埋了埋。杨风借窗
外月光,看到小姨脸上晕红,心里不禁一荡,情不自禁地去吻文芳的脸颊。

  文芳大羞,也没有躲开,反而向杨风靠了靠,两人小小的身子贴在一起,
将杨风紧搂了搂。杨风一吻即离,心砰砰跳个不停。只觉仿佛做一般,不禁轻
轻说出口来:「小姨,我不是做吧」。文芳软语道:「不是的,我也觉得跟做
似的」。说,小头在杨风的怀里拱了拱,心里说不出得幸福。

  杨风趁天黑,见小姨看不到他,不禁胆子大了些,说道:「小姨,我觉是
你是世上最漂亮的人,我喜欢你,你喜欢我吗?」。文芳听杨风称赞自己,心下
大喜,轻声说道:「有一点点」。杨风听罢不禁微微失望道:「就一点点吗?」。

  文芳听他语气似乎不对,不禁稍稍提高了嗓子。说道:「其实也没那么少」,
语气?比坚定。杨风听罢不禁一喜,将小姨搂得更紧了。在小姨耳边说道,等我
长大了,我要娶你,说话时语气异常坚定,仿佛下了多大心似的。文芳听了心
中感动,眼中似乎噙泪水,小嘴一噘,也只是轻嗯一声。

  文芳平时与杨风一起玩耍的多,见他对自己好,不自禁的从心里喜欢跟他在
一起。见他那么喜欢自己,心头自然高兴。也就任由杨风抱搂。两个人便开
心地抱在一起,毕竟是小孩子,不一会便睡了。

  第二天,两人醒来时,依然相互搂抱,四只小腿不安分的搭在一起,不禁
有些脸红,也有些怯喜。杨风见小姨睡眼惺忪,一缕朝阳透过窗户洒在文芳脸
上,一张小脸白里透红,粉嘟嘟的,一双嘴唇看上去也肉肉的,煞是可爱,光影
不断在她脸上变幻。文芳见杨风醒来便呆呆地看自己,不禁有些害羞。脸上
不禁抹过一丝红晕,更显娇羞。

  杨风一颗一心脏似乎被眼前的小美人震撼住了,不禁屏住呼吸,痴痴的看。

  文芳被杨风看得不好意思,心底是极开心,不禁轻打一下杨风,笑骂道:
「还没看吗」,嘴角轻扬,语带取笑。

  杨风直摇头,口中连说「看不,永远看不」。鼓起勇气,去亲文芳的小
嘴,文芳本能的缩脖子去躲,也只是一躲便定在那,任由杨风亲吻她。脸上一
片羞红,闭上了眼睛。

  杨风也只有一吻的勇气,吻过之的,见小姨没有生气,心中说不出的开心。

  似乎是太幸福了,虽然他还不明白幸福是这种感觉,杨风吻过之后,便像孩
子扑到母亲怀中一,扑在文芳的怀里,只想时间永远停在此刻。文芳似乎也颇
为享受,小手在杨风背后轻抚。

  「小姨,我爱你,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」,杨风学电视剧中看到的那,
在文芳的怀中说道。文芳,小嘴瘪,似乎是撒娇,又似乎是警告地说:「那你
以后不准欺负我,你欺负我,我会哭的。」,说时真的仿佛杨风正在欺负她一。

  杨风重重的嗯一声,答应了,并保证道:「小姨,我永远不欺负你,别人要
是欺负你,我跟他拼命」。
TOP Posted:2019-04-23 15:29 | 回1樓
可见


級別: 騎士 ( 10 )
發帖: 1061
威望: 348 點
金錢: 68569 USD
貢獻: 12000 點
註冊: 2012-04-24

  (三)那年的第一次

      那将近一个月的岁月里,杨风便一直住在文芳的家里。刚睡觉时,两个人还
是分开在两张床上睡,等大人一离开,若非两个人一不小心都睡了,杨风便会
偷偷爬到小姨的床上。

  文芳心里也似乎挺期待可以和杨风搂抱在一起的感觉。那感觉就好像他们已
经拜过堂成过亲,她已经做了美丽的新娘子。在杨风的怀里,她会像个小女人一
。温柔体贴,乖巧温婉,似乎杨风让她做什么,她都会欣然答应。在她心里,
只觉得只有顺从他,才是最幸福的。两个人已经习惯了亲亲吻吻,婉然一对坠
入爱河的小情侣。

  有一天,杨风胆子突然大了一些,一个翻身,骑在了文芳的身上,小脸胀得
通红,似乎是下了很大的心似的,慢慢俯身贴向平躺的文芳,整个身子都圧
在文芳身上,口里大口喘气,粗重的气息喷在文芳的脸上。

  文芳感受身上的重量,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,耳中听到杨风粗重的气息,
自己的心跳似乎也跟加速了,心怦怦地跳,心中在猜测,不知他想干什么?

  虽然心中微微有些害怕,可是似乎这被他圧,让她心底产生了一种异
的感觉,似乎渴望被他圧在身下一般。脸上不由平添了一抹晕红,文芳心底似乎
在期待什么。

  杨风似乎是太紧张,喘息了一阵,才轻轻地说道:「小姨,我们把衣服脱了
吧,我想,我想,我想……」,后面的话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措词。文芳听罢,脸
侧向一方,将头埋在枕头上,闭眼,轻嗯一声。腰肢略略一挺。

  杨风见状,微微欠身子,双手握住那层薄薄的贴身小衫下摆,文芳微微躬
起身子,让他把衣服从头上脱下。跟伸手去脱杨风的上衣。很快两个人便赤裸
上身,抱在了一起。杨风忍不住得去亲吻小姨的全身,只听见从小姨的喉咙
处隐隐发出荡人心魄的销魂声音。文芳像中毛毛虫似的弓身子。虽然身子尚未
发育,可是一让杨风迷。

  吻吻,杨风的小手抚遍小姨的全身,慢慢划向小姨两腿之间,文芳不禁
夹紧双腿,两只腿夹得紧紧的,慢慢地磨,似乎那里痒得让人心中烦燥。杨风
手掌贴小腹,从白色的小内裤下划过,钻了进去。手指顺腹股慢慢向下摸。

  感觉那里似乎有道小沟。手指头便顺小沟,在那摸弄,文芳似乎是难受,
又似乎很享受。两只腿不停的磨。不时大口喘息一声。杨风感到那好像有个小
洞,便不由自主的手指想钻进去。文芳眉头一皱,口中直叫疼,似乎要哭。杨风
一听,赶紧住手。见文芳缓过劲来。杨风撒娇,说想看,说伸手又摸向文芳
的小逼。

  文芳此时像个小媳妇一,全身娇软力,只是轻嗯一声,就轻抬屁股,自
己把小内裤脱了下来。只是依然紧夹双腿。杨风见状,爬到小姨双腿之间,轻
轻分开文芳双腿,眼趴在文芳小逼那。文芳早羞得闭上了双眼,直说那里丑。

  忸怩轻摆屁股,可也并没有阻止杨风。

  杨风只见两腿之间毛发未生,一条细细的小缝,肉色粉红,可爱异常,不由
用手去分开那条肉缝,鼻中微微闻到特殊的气味,不好闻,似乎也不难闻,再一
闻,似乎味道也还不错,不觉多吸了两口气。见肉缝处有一小洞,小洞周围嫩肉
更是红艳。杨风不禁拿手指慢慢往洞里插,只感觉洞口的肉软软的,似乎有些湿
湿的。不敢插得太深,怕弄疼了小姨。抬头去看小姨,只见她脸一片羞红,嘴唇
抿,不时低头去看一下跨下的杨风,似乎对那里的活动很关注。

  杨风快速把自己身上的小短裤脱掉,趴到文芳身上。那短短的肉棒也已经勃
起。只是龟头依然包在包皮之中。杨风也不知该让龟头出来,便拿小肉棍去插向
小姨的小逼那。似乎觉得肉棒插进去了。便趴在小姨的身上,喘粗气,也不知
该去动一动。

  反而文芳似乎对这事了解得更多,两只小脚抬起,盘在杨风腰间,压住杨风
的屁股,轻轻地耸动屁股,开始颇为缓慢,不一会动得甚急切,仿佛到了什
么紧要关头,嗓子里也发出一阵略显尖锐的「嗯……嗯」之声,可是又不敢叫得
太响,小手唔住了嘴,动了一阵又转缓慢,这急一阵缓一阵,文芳早已满头大
汗。

  杨风一点就通,想起曾经在路上看到两只小狗趴在一起时,后面那只小狗便
似这快速地耸动屁股。自己便也学,配合小姨抽插。说不上有什么快感,
总是有一种似乎想得到某东西,但偏偏得不到的难受,只想一直这动下
去。

  看到小姨脸上那种急切的表情,那种求而不得的难受,杨风心里感到很不舒
服。他想让小姨快乐,想看到她开心的子,那种开怀的明媚,像阳光一的美,
让他很是迷恋。此刻的杨风不由生出一种挫败感,如今杨风的力气慢慢地从身
上抽离,慢慢地停止了动作。文芳喉头发出压抑的闷哼,身子不满地在杨风身下
扭动了几下,才慢慢地停止了动作,两个人气喘嘘嘘。

  文芳见杨风眉头皱,小嘴微噘,似乎看出了杨风在生闷气。深情地注意
他,不停地亲吻他的脸颊、嘴唇、眉头,直到见到他的眉心舒展开,才将杨风
紧紧地搂在怀里,在他耳边不停述说自己其实已经很舒服很开心了。

  杨风心下感动,也紧紧地搂文芳,文芳见状,嘴角轻扬,微微一笑。只觉
心中比幸福。虽然那里微微有些火辣辣地感觉。心中反而充满骄傲。因为她觉
得第一次是跟心爱的男生在一起的,她愿意为他疼为他痛。

  两个人折腾了半天,杨风怕压坏了小姨,慢慢从文芳的身上滑下,躺在了一
侧,两个人相视一笑,静静地躺,关上了灯,听黑暗中彼此的呼吸,各自想
奇异的心事,竟不知不觉睡了。

  那一段短暂的日子里,到了晚上,只要有机会,两个人便会在床上忙个不停,
虽然身子都还没发育,也并不会有高潮的快感,甚至,两个人对性也只是一知半
解,但是他们乐此疲地尝试,并为此迷。两个小孩私下里过起了夫妻般的
生活。那一年,杨风十六,文芳十七岁。

  杨风并不总是住在姥姥家的,没过多久,他便被妈妈带回了家。很长一段时
间都没有来过。再来的时候,因为时间短,也不再住在小姨的家里,那如天堂一
般的日子,从此不再有。

  一年、两年,转眼杨风便上了初中,似乎时间一长,他似乎都忘了,在某个
地方,他曾经有个如妻子般待他的女孩。学校离家远了,杨风去姥姥家的次数也
越来越少。而文芳初中也只上了两年便缀学回家了。在那个年代的农村,似乎觉
得女孩子上学就是一种浪费。早早回家,还能家里干点活。年纪再大点,就要
出外打工挣钱了。

  偶杨风去姥姥家,也还是能见到文芳,像小时候一般,杨风总喜欢把他
喜欢吃的拿一些给文芳吃。两个人一见面都会很开心。脸上充满快乐的笑容。

  当他们回忆起那段时光的时候,脸上都不禁荡漾幸福的笑。

  记得那年应该是杨风上初三的一个假期,他一个人去了姥姥家,一来是看看
老人。二来也想顺便看看自己的小妻子。是的,在他的心里,他曾经一直把小姨
当成他的妻子。当文芳听到杨风到来,她开心地跑到大大家,陪老人聊天,也开
心得打听杨风的近,想知道他身上发生的每一件事。只一会两人便在屋里坐
不住,跑到院子里玩去了。聊了一阵,打闹了一阵,杨风突然抓住小姨的手,两
个人便怔怔地呆望。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想念。杨风见没人注意他们两个。拉
小姨的手,脸红红的跑向房。

  文芳似乎猜到他想干什么,心怦怦地跳,脸上飞红,也没有挣脱,任他
拉进了屋里。一进屋,杨风便紧紧地将文芳搂在怀里,小嘴用力地在文芳脸上、
唇上、脖子上啃、吻。直吻得文芳娇喘连连,鼻中闷哼不断,娇躯酸软,小
手力地搂在杨风腰间,用声音回应他,那粗重的声息,是他对杨风的思念。

  如今文芳已经是十九岁的婷婷少女,乳房微微隆起,身上敏感异常,当杨风
亲吻她、抚摸她、搂抱她的时候,仿佛身上有万只蚂蚁在爬,骚痒异常,身子
不停的在杨风的怀中扭曲,文芳比往常更加热切,心中似有一团火在慢慢点燃,
越来越旺,只想大声叫喊出来,一舒胸意,偏偏不能叫出声来,只憋得她在杨
风怀里大幅度地磨,挨。

  杨风吻了一阵,急不可耐的扯掉两个人的裤子,直拉到腿弯处。两个上衣下
摆太长,遮住了杨风的眼光,杨风看不到两腿间的风光,心中急切,扯起下摆往
上一掀,头往后仰,瞥眼去瞧那双腿间的春光,只见白嫩的皮肤上,微微几根软
软的毛发,像初春树上的嫩芽。那嫩嫩的、白里透红的软肉挤出一条浅浅的小沟,
直通到大腿根处。杨风直看得火大,中指一伸,顺小沟探去。慢慢的挤开一条
小路,手指在那条小路上来回顾盼,不一会便已泥泞不堪,杨风手指下探,一路
巡幽探胜,直寻到一处洞穴处,只觉湿滑异常。不禁悄然入内。

  文芳自杨风手指摸到小逼时,便觉那里麻痒不堪,骚痒难忍,只觉里面沽沽
水流,不觉扭动屁股,欢迎手指来访。

  如今杨风虽然长了两岁,但毕竟生在农村,或许是营养没跟上,此时身子还
没发育。小鸡巴虽然见长,如今就算勃起,也只略微长了两分。依然被长长的包
皮裹。只是这两年,似乎眼界宽了,对女人的了解多了不少。知道如何让女人
舒爽。

  见小姨已没有手指初插入时年晦涩,脸上痛苦之情已掩,一根手指不停在洞
里抽弄。杨风见站抽弄,身子弯不太舒服,略略蹲下,抬头眼望动情的小
姨,只见她脸上晕红一片,眼光轻柔,双眸水润。两片嘴唇微,皓齿半露,嫩
红的嘴唇一片水润,鼻出隔一阵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,语声娇软,透魅惑,缓
缓吐出,只恐被人听见。杨风只看得眼中冒火,手上抽插不禁加还了一些,似乎
是想把那里捣烂捣坏。

  不一会,文芳,脸上神情,便似颇为痛苦一般,腮上肌肉紧绷,嘴唇微微翘
,似在忍受痛苦,娇哼轻吟之间嘴里吐出几个字来,:「小……风,再……快
一点,好……舒服,对,就是这,快一点」。伸手抱杨风脑袋,让它贴在自
己大腿之上。

  杨风见状,虽然手腕略感酸麻,不稍停,眼光直视自己爱极疼极的小姨,
只觉能见到小姨脸上露出舒服快慰的表情,心中也感喜悦。

  过了一阵,文芳口中直催,屁股突然抖了两抖,牙缝间深吸一口长气,哧哧
有声,突然屁股后撤,抬手将杨风小手拉离,抱住杨风的脑袋,大口喘息。口中
直说「好舒服,真舒服」。

  杨风眼光一直不离文芳小脸,只觉能在她平日文静秀雅、甜美可爱的脸上,
见到这娇媚限的媚态,另有一种别的美丽。

  杨风脸带笑意,站起身来,身下短短地小鸡巴依然翘,伸出那只湿润的手,
在包皮上撸弄了半天,露出一小截红嫩的龟头来,将小姨屁股拉进,一手扶鸡
巴,在小姨阴唇间磨弄一阵,只感龟头敏感异常,忍微微刺痛,找准小姨小逼
洞口,便欲挺屁股插去。

  文芳趴在杨风怀中喘息了一阵,已从那一波快感中缓了过来。只觉有种从未
体验的快感,袭遍了全身,身子还有些力。见杨风挺动屁股,一副猴急模,
突有一股要宠他爱他的感觉。自己屁股微往前挺,以便那不甚长的小鸡巴能插到
小逼里。

  文芳只微微一瞥,只觉是比前两年大了一些,但也并不甚长,像个毛毛虫。

  杨风鼓弄了一阵,似乎是找对了地方,在洞口处挺动了起来。文芳只觉一个
短短硬硬的东西在小逼那进进出出。微微痒痒的感觉。便也配合杨风动了起来。

  文芳有了刚才的体验,这一次反而感觉不甚烈。见杨风动得满头大汗,微
觉心疼,轻轻将他搂在怀中疼他。杨风动了好一阵,只觉越来越累,越来越难受。

  那种求之不可得的感觉让他抓狂。可是偏偏不论自己怎么努力,似乎总也抓
不到。

  慢慢没了力气,抱住小姨身子,大口喘息,慢慢停止了动作。张口去亲小
姨,吻在她的脸上。看她满脸的柔情,一脸的疼爱怜惜,杨风也感满足,舒一
口气,会心一笑,两人小屋偷情,心中颇为紧张。

  两人也不擦拭,匆匆提上裤子,整理衣衫头发,到院子里坐了下来,脸上依
然红潮未褪,也管不了那许多。幸喜院子里一直也没人经过。两个小孩不时眉
来眼去,眉眼间满含爱意,不时笑闹。杨风只觉,那满眼带笑的女孩,蹦蹦
跳跳地子,让他迷。只想一辈子粘她,陪她,跟她一起开怀大笑。那应
该是最快乐的吧。
TOP Posted:2019-04-23 15:30 | 回2樓

.:. 草榴社區 -> 成人文學交流區

快速回帖 頂端
內容
HTML 代碼不可用

使用簽名
Wind Code自動轉換

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